花100万就能让父母安享晚年乡村别墅了解一下!

出身湖南岳阳农村的熊先生,在城市打拼出一番天地,本想接年迈的父母进城享清福,但二老住不惯楼房,没来几天就要走。而农村的老宅雨露风霜、诸多不便,如何给父母一个安度晚年的栖息之所,成了熊先生的心病。

2019年4月,他看到京东上的宝家乡墅广告,很快下定决心斥资100万元,为父母建起了一栋宝家A1款别墅。两层小洋楼宽敞舒适,老人关怀系统十分贴近乡村生活习惯,连橱柜高低差等小细节,都细心考虑老人抬手方便。10月,这栋乡墅就已建成并装修完毕,熊先生的父母住得很舒服。老家邻居也纷纷打听,要给父母回乡盖别墅!

而京东的方向显然是更线下,2013年前,京东就收购了 “青岛安吉堂大药房”,此后开通了线上的京东医药馆,将线上下打通之余,还上线了药京采购,即针对于药店、诊所等B端客户的线上购药平台。种种举动,正符合刘强东对于京东健康的预想:人货场的重构,以及线上到线下全线贯通的整体逻辑。

今年以来,阿里健康股价涨幅近133%,截至8月12日,市值达到2489亿,规模较年初扩张超1300亿港元。京东健康势头同样迅猛,三年内或许登陆港交所,让其受到资本市场的期待。

即将于9日14日启动的京东乡村建房节,联合宝家乡墅、原墅家、天成宜居、远大美宅等乡村别墅品牌专门为返乡建房人士提供优质的建房服务,京东用户更有定金最高抵扣20000元,宝家乡墅入住三个月不满意包退等独家权益,来逛京东,为父母选购一套乡村别墅,带来美好难忘的田园生活吧!

今年3月,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消息一出,引发各方关注。《意见》指出,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行业重磅利好,在线医疗的机会真的来了吗?无论如何,参与者开始行动起来了。

此后,春雨医生陷入困境,创始人离世,让其登陆资本市场的脚步戛然而止。在2017年拿到梦百合的战略融资后,春雨开始消沉。值得一提的是,梦百合是一家记忆棉家居制品研发销售商,主营业务与投资天差地别。直到今年3月,搜狗横空出世投资了春雨医生,并成为第七大股东,持股6.39%。先不谈即将卖身的搜狗近况,但从一级市场而言,资本似乎在远离在线医疗。

7月,有外媒报道称微医赴港IPO的时间将会推迟到2021年初,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次微医的目标是上市估值达到100亿美元。

今年以来,在线问诊火了一把,借助疫情,提供在线问诊服务的江湖草莽们也开始快速收割自己的领地。

包括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微医都在当时曾传出上市的消息。但结局很是悲凉,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过劳离世、微医几度欲冲击资本市场都杳无音讯。

迟迟没有上市,盈利是最关键的原因,而微医的烦恼,平安好医生也有。

目前来看,此次疫情防控期间,互联网+医保主要促进以下三个方面工作:

作为备受瞩目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微医从挂号网起家,经过十年的发展衍生出微医云、微医疗、微医药、微医险和微医检等业务板块。在平安好医生上市之后,微医就被不少业内认为将是第二家IPO的互联网医疗项目。

京东健康的掌舵者辛利军在去年上任后曾表示,“目前营收KPI的要求仅仅是把投入的‘利息赚回来’。”

新势力的崛起,但资本不想再等待

事实上,京东健康与阿里健康有相似的命运,能够盈利的部分仍然依赖于电商业务。想要实现更快的增长,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都在暗暗寻找新的赢利点。

相比自行耗费大量精力时间去盖房,一键定制、拎包入住的一站式乡村别墅建设方案,成为越来越多城市精英的回乡建房首选。宝家乡墅于2018年入驻京东平台后,双方携手打造出业内第一个覆盖勘测、规划、设计,到施工、装修和验收的乡村别墅建设全流程解决方案。消费者仅需半年时间,即可在自家宅基地上盖起“梦想家”。子女一键下单、父母半年入住,轻松帮你实现一片赤诚孝心!

大厂落地电商,草莽英雄们还在奔跑。

与城市住宅相比,宝家乡墅也更多地考虑到老人独自居住、防火防盗、防潮防雨等细节,并突破性搭载老人关怀系统、智能家居系统、体面社交系统等四大核心系统,老人住着舒心,儿女也放心。基于优质多元的乡墅产品和京东优质省心的配套服务,宝家乡墅已覆盖全国25个省、1000个乡镇、1800多业主,浙江、广东、湖南、江苏等地是建乡墅最多的地区。去年上半年,宝家乡墅在湖南地区销售占比最高,特别是六七线县城乡村,占总成交额的45%。

回到2016年,在线问诊热度被点燃。一组当年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交易额为155亿元,在这其中,在线问诊的市场交易额高达140亿元,占当年互联网医疗总交易额的90.32%。

根据阿里健康财报显示,发布2020财年,阿里健康实现营收96亿元,同比增长88.3%,毛利润22.3亿元,同比增长67.6%,亏损1570万元,同比缩窄82.9%。

要由负转正,不仅是平安好医生,行业各家都在黑暗中摸索。即便是手持重金、拥有海量流量入口的腾讯也不得其法。去年1月,仅仅三岁的腾爱医生走到了终点。

目前,阿里健康的主营业务为医药电商、互联网医疗、消费医疗、智慧医疗。其中,医药自营业务营收达到81.3亿元,占比84.8%,医药电商平台业务11.7亿元,占比12.2%——两者合计占有97%,医药电商业务依旧挑起了阿里健康营收的“大梁”。

2014年,阿里健康借壳中信21世纪在港股成功上市,上市后4年,注入了天猫医药馆和支付宝医疗健康频道的业务及资产。阿里健康一度被业内认为是最具野心的本土医药公司。

阿里健康的选择是,拓展医药O2O业务。

2019年5月,京东健康从京东集团拆分而出。业内将这一举动视为京东健康独立上市的预兆。今年618,京东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上市前的招股书中提及,三年期间内考虑将一项或多项相关业务于香港联交所分拆上市。

今年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平台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APP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相关视频累计播放量超9800万。

根据财报显示,今年平安好医生的核心业务在线医疗收入达8.58亿元,同比增长109%,其占公司整体收入的比重从2018年的12.3%上升到2019年的16.9%。

从业务来看,京东健康从京东电商业务中成长而出,最早源自电商平台的线上业务。目前,京东健康主要业务包括医药健康电商、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智慧解决方案等四个业务版块,同时布局“互联网+医疗健康”。

资本催肥之后,上市互联网医疗企业仅有借壳的阿里健康和巨亏的平安好医生。看上去,背后没有金主的支持,就无法完成这龙门一跃。

有业内人士指出,互联网医疗大部分面临着变现问题,线上粉丝导流至线下非常困难且转化率极低,互联网医疗虽是一个资本好故事,但其本身却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5月中旬,京东集团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京东集团净收入为1462亿元人民币(约206亿美元),同比增长20.7%。值得关注的是,刚刚独立运营一年的京东健康表现抢眼,旗下医药电商、互联网医院等业务板块均呈高速增长态势,为财报贡献新亮点。

同花顺iFind统计,2015年至2019年,平安好医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24亿元、-7.58亿元、-10.01亿元、-9.11亿元和-7.34亿元。王涛执掌之下,平安好医生已经累计亏损近37亿人民币。

但无论是名门后代、还是江湖英雄,互联网医疗赛场上的厮杀不问出身。

这一点从互联网医疗企业的融资节奏上也可窥得。

以微医为例,自2010年拿到红杉资本和领沨资本的首轮战略融资后,微医开启快速吸金之路。2014-2018年,每年拿下一轮融资。背后投资方包括红杉、高瓴、腾讯、启明、晨兴、复兴医药、国开金融等近20余家。在2018年的Pre-IPO轮融资时,投资方为中投中财基金、友邦保险、新创建集团以及老股东跟投。但去年,未完成上市的微医未有融资。据最新消息称,微医上市时间再次被延至2021年。这些投资人还能等待吗?

江湖“正教”的武功秘籍

2017年3月,时任腾爱医生的产品负责人姜军军表示,腾讯并未给腾爱医生设定收入目标,并希望腾爱医生的商业模式可以自然而然形成,不会对其粗暴地进行商业化。3年时间,腾讯终失去耐心且宣布关闭腾爱医生,一个“资本好故事”被画上句号。

截至2020年3月,阿里将康“30分钟送达、7X24小时送药”服务,已经覆盖杭州、北京、广州、深圳、武汉、上海、成都等共14个城市,同时已在全国超过140个城市推出“急送药”服务。

实际上,许多在一二线城市拼搏的年轻人,都希望有朝一日把父母接到城里尽孝道。但大城市房价高、买大房难,老人们也不适应城市生活。而老家房子年久失修,墙壁开裂、电路老化、如厕洗澡不方便……同时,每年一家人团聚时间不到一个月。思来想去,既能尽孝,又能让一家老小都满意的团圆方案——就是在老家盖新房。

有了熊先生这样“别人家孩子”亮出的“标准答案”,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孝心有径可循,人们通过自建乡墅的方式,给父母真正满意的晚年生活。据京东大数据显示,今年京东618首日,宝家乡墅交易额同比增长5倍,前1个小时就狂卖20栋别墅,6月18日成交额同比再度暴涨791%。登陆京东APP,搜索宝家乡墅,将有专人对接设计方案。无论你的宅基地在东三省,还是珠三角,宝家乡墅能针对不同区域的气候、地理、地质因素,在标准化产品上考虑调整部分结构、墙体厚度和保温措施等,使房屋抗震、保温、防风、防潮达到最佳效果,让父母养老更安心。

一个新的亮点是,阿里健康上线了O2O处方药业务,试图将线上复诊、开药和线下送药打通成闭环。

这家成立后备受资本喜爱的机构在成立不足一年就拿到了蓝驰创投的A轮投资。2013年拿到贝塔斯曼的B轮投资。2014年,再次收获了中金佳成、如山资本、淡马锡以及A轮投资方蓝驰创投的C轮。2016年,春雨医生拿下两轮融资,投资方分别为东证资本、天津新柏颐投资、北京中科软、东方证券。

业内一家专门从事医疗投资的机构总经理告诉《融资中国》,虽然疫情带动了互联网医疗相关行业,但业内对这一行业并不正向看好。“最大的痛点在于医保支付,医疗体系内相对封闭,瓶颈难以解决和突破。”他直言:“流量变现、商业闭环,最后都落在了医药电商上。”

资本市场对于互联网医疗的耐心基本已经走到了极限,在阿里健康等互联网医疗头部企业仍在亏损的背景下,投资者对于讲故事的逻辑信心可能越来越小。

第一,解决常见病、慢性病的复诊。第二,解决群众买药不便问题。第三,填补家庭医生在疫情防控中的缺位。

这一点与京东健康类似。

但也并未帮助平安好医生扭亏为赢。

目前,京东旗下拥有京东数科、京东健康、京东工艺品、京东物流四大支柱。目前京东数科选择在科创板上市,下一个登陆港交所的大概率就是京东健康。

5月,平安好医生宣布换帅。接替王涛的,是来自平安内部的方蔚豪。这场分手过程并不美满,平安好医生的公告透露了真实原因:“由于王涛履行的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经董事会决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董事会主席职务。”

在北京地铁,好大夫在线率先挂起了广告牌。大规模的营销背后,是资本方的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