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群可以请美国先把欠费缴了

欧洲头条丨退群可以 请美国先把欠费缴了

美国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之后,如今又打起了世卫会费的主意。

据路透社报道,法德两国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改革谈判,原因是已决定退出的美国仍想主导。

据总台记者调查,2020年美国应缴纳联合国会费约为6.79 亿美元。

总台记者在查阅美国缴费记录后发现,美国连2019年度会费都未缴清,对账单显示美国未缴纳世卫组织的2019年度会费约4128万美元(USD 41,284,915)以及约4003万瑞郎(CHF 40,029,258)。

值得注意的是,在设立资管子公司的同时,申万宏源原总部证券资产管理业务由资产管理子公司承继,总部不再从事证券资产管理业务。

退群前,请先缴清欠费

但是据总台记者调查,美国世卫组织欠费远不止这个数字,且其联合国会费更处于长期拖欠状态。

据东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0月22日,券商年内累计发行集合理财产品3276只,同比减少40%;累计发行规模为433.99亿份,同比减少42%。

△世卫组织会费缴纳明细及预算表

资管新规落地两年后,各券商资管积极寻求的差异化、多元化转型方向和业务路径逐渐清晰。不过,各家资管公司选择道路不同,面临的情况也就不一。比如,在公募化转型时,集合产品的改造、投研团队的搭建等,需要较长的培育过程;而优化风控体系也是一个方面,对标公募相关制度体系,信息披露、合规风控等都要更加透明化、制度化。未来一段时间内,券商资管的主要精力可能还是集中在业务转型。

截至2020年9月3日,115个联合国会员国全额缴纳了2020年的经常预算摊款,名单中没有美国。

“资管新规落地两年后,各券商资管积极寻求的差异化、多元化转型方向和业务路径逐渐清晰,用数据表明券商资管在经历前期的‘阵痛’后转型逐见成效。”华东一家券商资管人士表示。

美国7月6日正式声明退出世界卫生组织,但生效时间却是一年之后,也就是2021年7月6日。

大力推动科技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支撑引领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移动通信、新药创制、核电等取得重大成果。复兴号高铁投入运营,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5G、人工智能、区块链、新能源等加快应用。21家国家自创区和169家高新区成为地方创新发展“领头雁”,高新区国内生产总值五年增长超过50%。高新技术企业从7.9万家增长到22.5万家。

△ 2020年联合国会员国应缴纳的会费(所有的金额单位为美元)

英国国际问题专家阿富塔布。希迪齐指出,美国退出世卫组织“非常可悲”,这是本国抗疫不力的情况下,推卸责任的不道德行为。

加强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人才结构进一步优化,青年科技人才逐步成为科研主力军。建立以创新能力、质量贡献为导向的人才评价体系,探索引入国际同行评价。推动建立工作许可、人才签证、永久居留转换衔接机制,开展外国高端人才服务一卡通试点。

大卫·海伊曼教授指出,新冠疫情下最重要是国际合作。在此关键时刻,各国应意识到多边组织对于全人类的重要性。美国曾是多边合作的强有力的榜样,现在却没有承担起领导者的责任,其举动更有悖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的大趋势。

10月21日,申万宏源(000166)发布公告,拟设立资管子公司。申万宏源对拟设立资管子公司的投资总额不超25亿元人民币,同时提供不超过42亿元人民币的净资本担保。资产管理子公司向中国证监会申请开展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以及监管机构允许开展的其他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券商资管业务年内的收益也还不错。数据显示,在集合理财产品新发规模下降的同时,券商资产管理的业务收入在逐步增长。今年一季度、上半年券商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分别为66.73亿元、142.91亿元,相比于2019年同期分别上升16.4%、12.23%。

申万宏源在公告中表示,设立资产管理子公司有利于聚焦主动管理,提升市场竞争力,有利于进一步提高业务运作效率,发挥公司资管业务的协同优势,拓宽业务开展的深度和广度,提高客户服务能力。

近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库克表示,将把拖欠世卫组织的8000万美元会费调配至联合国,作为联合国会费缴纳。

从收益上来看,股票类和混合类受益于权益市场的好转,整体赚钱效应突出,其中股票类产品年内平均收益为17.26%,混合类产品的平均收益为8.42%。

美国赖账不缴的同时,依旧不忘甩锅中国,指责世卫组织,全然忽略美国已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第一大国。

欧洲国家希望世卫组织更强大、资金更充裕,这与美方“退群”的做法显然不合。一位参与谈判的欧洲官员甚至称美国的改革方案十分“粗鲁”。

这个意思很明确:退群前,请您先缴清欠费。

从产品结构上看,稳定收益的债券产品仍然是发行的主体,期间券商累计发行了2527只产品,份额为276.81亿份,占全市场新发产品份额的比例为63.78%。此外,年内新发了62.87亿份的混合型产品以及9.03亿份的股票型产品。

美国已决定“退群”,却仍不忘搅局。

“业务层面还在应对转型压力,新发产品的节奏放缓了很多,现在领导的要求就是把存量产品继续做好。”一位券商资管人士对记者坦言。

世卫组织向总台记者提供了会费缴纳明细及预算表。文件显示,美国2020年度需缴纳会费约1.16亿美元( USD 115,766,920),其中一半以美元计,约为5788万美元(USD 57,883,460),另一半以瑞士法郎计,约为5910万瑞郎(CHF 59,099,013),但美国至今仍分文未付。

不断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创新生态进一步优化。推进国家科技管理机构改革,完成创新驱动发展顶层设计,科技体制改革主体架构基本建立。实施科研人员减负七项行动。科创板、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众创空间等为创新创业创造良好环境。

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致函会员国,表示联合国严重财政困难,会费欠款高达15.2亿美元。他呼吁会员国及时、足额缴纳会费,为联合国完成今年工作任务提供支持。

希迪齐教授呼吁,各国要及早做好准备弥补美国“退群”留下的空白,尽快形成合力,打好这场应对疫情的全球战役。

积极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广领域的科技开放合作格局。进一步加强政府间创新合作对话,深入实施科技合作伙伴计划。

在基础研究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方面,科技实力得到进一步增强。量子信息、铁基超导、干细胞、合成生物学等取得一批重大原创成果。嫦娥四号首登月背、北斗导航全球组网、C919首飞成功、悟空、墨子等系列科学实验卫星成功发射。磁约束核聚变、散裂中子源等设施建设取得突破,国家实验室加快布局。

正因为资管新规压力所在,转型也一直是券商资管业务近两年来的主旋律。

△阿富塔布。希迪齐教授接受总台记者采访

不过,虽然今年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新增规模有限,但是产品业绩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从收益上来看,股票类和混合类受益于权益市场的好转,整体赚钱效应突出,其中股票类产品年内平均收益为17.26%,混合类产品的平均收益为8.42%。

截至10月22日,已有11家券商完成不少于24只大集合产品的公募化改造,包括中信证券(600030)、国泰君安(601211)资管、中信建投(601066)、中金公司(601995)、招商资管等多家头部券商资管。

美国还是联合国“欠费大户”

截至目前,世卫组织对美国声称欠费8,000万美元不予置评,但总台记者查阅世卫组织系统实时更新的财务公开数据后发现,美国的实际欠费总额其实远超这个数字。

退群不忘搅局 单边霸凌昭然若揭

有券商人士表示,诸多利好因素为券商资管转型提供了新的可能,目前不少券商已经在积极备战公募牌照,未来行业的主动管理转型势必加速。

该人士进一步介绍,目前业内很多券商从考核上已经都大幅削减了对新增规模的要求,“尽快完成转型后才是抢占市场的阶段”。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流行病教授大卫·海伊曼教授指出,如果成员国不交会费,按照程序就不能参与决策层面的讨论。

王志刚说,过去5年,我国全社会研发经费支出从1.42万亿元增长到2.21万亿元,研发投入强度从2.06%增长到2.23%。基础研究经费增长近一倍。技术市场合同成交额翻了一番。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从2015年的第二十九位跃升至2020年的第十四位。

美国声称,要把在世卫组织的欠款作为联合国会费缴纳,但考虑到美国还是联合国“欠费大户”,这笔钱到账,恐怕是遥遥无期了。

今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坚持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作用,坚持通过团结合作,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事实上,券商向财富管理转型已成为行业共识,各家战略、打法不同,对券商资管的定位、布局也不同,因此行业整体转型发展也呈现多样化。比如有的券商资管积极转型主动管理,有的则集中资源发展量化投资、ABS等业务等等。”前述华东一家券商资管人士表示,选择道路不同,面临的情况也就不一。比如在公募化转型时,集合产品的改造、投研团队的搭建等,需要较长的培育过程;而优化风控体系也是一个方面,对标公募相关制度体系,信息披露、合规风控等都要更加透明化、制度化。

申万宏源的这一举措,可以看作券商资管业务主动转型的一个缩影。梳理上市公司公告可以发现,目前已经有多家券商敲定了资管业务规范整改计划。

根据美国加入世卫组织时设定的条件,若要退出,除了需提前一年告知外,还要完全履行财政义务。

7月31日,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指出,同一主体或者受同一主体控制的不同主体控制的其他公募基金管理人不得超过1家,参股基金管理公司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其中控制基金管理公司不得超过1家。这也为券商谋取公募牌照进一步打开了空间。

这样算来,美国拖欠世卫组织会费共计约2亿美元,远超美国声称的8,000万美元。

△美国最后一次世卫组织缴费记录

不过,目前来看,各家券商资管遇到的问题也各有不同,转型进度不一,比如目前完成公募化改造的大集合产品总量仍然非常有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美国是第一大欠费国,长期拖欠会费,美国欠款占各国欠款总额的2/3以上,是导致联合国陷入财政困难的主要原因。中方高度关注联合国目前面临的财政困难,对巨大会费缺口可能影响联合国正常工作表示关切。

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14日,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11.65亿美元。

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库克表示,2019财年美国拖欠世卫组织的会费约1800万美元,而2020财年尚未缴纳的会费约6200万美元。换句话说,美国认为其世卫组织欠费共计约8,00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