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称将组建新的文官政府

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12日说,将组建新的文官政府,“保护人民需求”。

这一委员会同时说,不会向国际刑事法院“交出”遭军方推翻的总统奥马尔·巴希尔。

高福介绍,我国的一些疫苗经过世卫组织认证,已经向世界推广,比如乙型脑炎疫苗等。目前,国家免疫规划疫苗的接种率在90%以上。

苏丹国防部长阿瓦德·伊本·奥夫11日下午发表电视讲话,说军方已经逮捕总统巴希尔并推翻他领导的政府,过渡军事委员会将代为管理国家,2年后举行总统选举。伊本·奥夫当天晚些时候宣誓就任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

军方推翻巴希尔以后,一些民众发起示威,要求组建文官政府。

无论是疫苗安全还是药品安全,建立全流程监管机制尤为重要。比如,在生产环节,要对企业的研发、生产进行严格管理,确保企业生产出安全放心的疫苗;在流通环节,要加强监管,斩断假药“混进来”的路径。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表示,应通过建立药品追溯体系,保证药品和疫苗的品质。“要从产品的制造过程到流通、使用等环节能够‘一码到底’,每一个盒子都标上一个码,精准识别,做到‘一盒一码’。这样做,一方面能够精准定位药品流向,查到末端消费者;另一方面也可以形成药品大数据,有助于药品打假。”方来英说,“疫苗安全容不得半点马虎,必须对不法企业和单位零容忍。”

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下属政治委员会主席奥马尔·扎因·阿卜丁在记者会上说,过渡军事委员会今后不会干预文官政府,但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两个职位将由过渡军事委员会掌控。

阿卜丁告诉媒体记者,过渡军事委员会不会向国际刑事法院引渡巴希尔;他可能在国内接受审理。

伊本·奥夫11日说,巴希尔现在接受拘押,身处一个“安全地点”。他同时宣布,全国进入3个月紧急状态、全境停火、暂停宪法效力。

阿卜丁告诉媒体记者,过渡军事委员会“是民众需求的保护者”。

“疫苗和高风险产品都是药品监管的重点内容,其中疫苗的监管又是监管重点中的重点。”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表示,《政府工作报告》对于药品安全的表述,强调了药品的全程监管,解决这个问题要有法律体系的支撑。在监管过程中,一是监管部门明确各个环节,二是企业承担主体责任。

美联社报道,委员会最新声明旨在安抚一些担心军方将组建军政府的示威者。

国际刑事法院2009年3月以涉嫌战争罪、反人类罪等罪名对巴希尔发出通缉令,遭到一些非洲国家谴责。2015年,国际刑事法院要求东道国南非在巴希尔出席第25届非州联盟峰会期间实施抓捕,遭到南非政府拒绝。

官方媒体苏丹通讯社报道,政治委员会12日起将与各政党、政治团体及外国驻苏丹外交官对话。

美国国务院11日晚些时候称,苏丹2年政治过渡期太长,应予缩短。(郑昊宁)(新华社专特稿)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认为,一定要把“疫苗”和“疫苗问题”区分开,将疫苗本身与疫苗生产、销售等环节区分开。中国疫苗出现的问题,每一个都有具体情况,有些是纯粹的违法犯罪问题。“这种情况与疫苗本身、与公众要不要打疫苗之间并无关系,不要因此就对自己研发的疫苗失去信心。”高福说。

阿卜丁说,巴希尔领导的全国大会党不会受邀参加过渡军事委员会与政党的对话,但今后可以参加选举。

首都儿科研究所新生儿内科副主任米荣近年来一直从事百日咳的科研工作。“0岁至1岁的婴幼儿中,百日咳发病率、病重率、死亡率都比其他年龄段高。目前,中国的百日咳病例报告数并不比国外高。研究结果显示,婴儿1岁龄时百日咳抗体滴度水平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说明国产疫苗是有保护性的。”米荣说,“要加大疫苗的科普宣传,提高民众对疫苗的科学认知,提高婴幼儿正常免疫接种率。”

“过去一年,相关部门已专门成立了免疫规划工作组,分门别类对近几年的疫苗事件进行分析。”高福表示,如果是疫苗质量问题由质量监管部门来解决,如果是流通管理环节的问题,那么我们就协助相关部门进行解决。好疫苗的标准是安全、有效、可控,未来对疫苗管理还将从提高人类的科技认知水平、成立国家免疫规划工作组两个层面开展。

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没有出现混乱局面,至多2年的政治过渡期可能大大缩短。

(经济日报 记者:吴佳佳 责编:张苇杭)

美国政府1993年将苏丹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清单,1996年起对苏丹施行经济制裁,2017年解除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