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外援代表曼联送祝福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中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全国上下都在努力抗击疫情。而曼联官方也注意到了中国如今的情况,他们派伊哈洛为中国鼓劲、送祝福。

曼联官方拍摄了一段暖心小视频,今年1月租借加盟的中超球员伊哈洛表示:“曼联足球俱乐部向武汉及全中国致以最真切的问候,我们知道你们正在经历最困难的时期,我们的心与你们同在。感谢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人员,祝愿还在和疾病抗争的人们能早日康复。”

但这样的食品安全问题仍然存在。黑猫投诉显示,2020年伊始,关于良品铺子的投诉已有几十条,其中主要围绕着食品质量问题。其中,有用户反映称,良品铺子所售的产品出现了如“鸭脖发霉”、“巴旦木被虫蛀”等情况。这样的字眼及图片难免让消费者触目惊心。

高价请明星代言、不断进行促销、到处投放广告,良品铺子试图以营销树立高端市场定位,但接连发生的食品质量问题却让杨红春的差异化战略尝尽了苦头。

天眼查资料显示,良品铺子于2006年在湖北武汉成立,是一家食品品牌连锁公司,创始人及CEO为杨红春。与其他传统食品公司不同,良品铺子最初并没有自己独立的食品研究生产基地,而是采用“商铺”模式,做全国各地食品的代销商,并沿用此运营模式,随后衍生自己的品牌。

而与良品铺子高端定位相悖的,还有微乎其微的研发投入与利润率。

在当时的市场上,良品铺子的模式可谓“新颖”,凭借于此,杨红春意欲将良品铺子带往资本市场,但这条路并不顺畅。早在2014年,良品铺子就计划赴港上市,并启动红筹结构,但终以失败告终。之后,为继续向资本靠拢,良品铺子转变策略,拆除红筹结构,拟通过A股上市。去年6月,良品铺子向上交所递交招股书。近日,良品铺子终于要迎来了其“高光时刻”。

此前,良品铺子凭借着差异化的经营模式,迅速发展。杨红春似乎尝到了甜头,于是进行进行了另一项差异化战略――高端定位。2019年年初,良品铺子推出“高品质、高颜值、高体验”的高端零食战略。

良品铺子招股书显示,良品铺子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42.89亿元、54.24亿元和63.77亿元、35.04亿元;而就收入结构来看,2016年至2018年,良品铺子线上收入占比分别为33.69%、42.21%和45.52%,线下收入占比分别为66.31%、57.79%和54.48%。2019年上半年,良品铺子线上、线下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5.19%、54.81%。

在第一次递交的招股书中,良品铺子也列举了因食品安全或质量问题引起的诉讼案件。随后,良品铺子指出,公司积极配合整改,在选择合作供应商、验收等环节进一步采取了严格、完善的消除风险的措施,完善了公司全面的质量控制制度。

据介绍,战略留白为战略发展留机遇;为充分体现战略性,分区规划在城市发展重要战略节点、重点功能区周边为战略发展预留战略空间;战略留白为长远发展留弹性;分区规划在新城及乡镇建成区边缘划定了发展备用型留白,为未来发展留有余地;战略留白为转型升级留契机;战略留白为优化功能留空间;将“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腾退等用地中短期内无明确实施计划的地块,及时划入战略留白用地,用于修补和动态完善城市功能。

为了充分发挥战略留白举措对落实总体规划的战略支撑和空间调节积极作用,“办法”配合规划实施节奏,实施总量控制和动态优化管理,为城市长远发展预留高质量发展空间。一是保持总量平衡,原则上战略留白用地只增不减。二是严格现状管控,原则上现状地上建筑只减不增。三是加强规划留白用地腾退,有计划实现实地留白。四是持续优化空间布局,逐步引导实现集中连片。

2017年,党中央、国务院批复《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明确提出“减量发展”概念,确定了人口总量上限、生态控制线、城市开发边界三条红线。其中要求,实现城乡建设用地规模减量,包括坚守建设用地规模底线,严格落实土地用途管制制度,促进城乡建设用地减量提质和集约高效利用。

对此,良品铺子不惜以重金买声量。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良品铺子销售费用分别为9.52亿元、10.55亿元、12.40亿元、7.05亿元,分别占同期营收的22.19%、19.46%、19.45%、20.11%。其中,良品铺子动辄就拿出上亿的促销费用来做推广,2019年上半年,良品铺子的促销费用已高达2.75亿元。

2020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19年,北京市修订实施新的城乡规划条例,出台生态控制线和城市开发边界管理办法,制定战略留白、减量发展等政策,城乡建设用地规模连续两年下降,全年减量30平方公里左右。

此外,支撑良品铺子日常经营的现金流净额如今也面临着考验。招股书显示,2019年,良品铺子的现金流为1.99亿元,相较于2016年的7.53亿元、2017年的5.44亿元,呈现锐减态势。

伊哈洛最后送上了祝福:“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2019年,北京市人民政府正式批复了14个分区规划,通过战略留白,包括预留机动指标、划定战略留白用地等方式,为城市未来可持续发展预留了空间,也促进了13个区和亦庄新城实现空间资源的集约高效利用。

良品铺子奔赴资本之时,其过于注重营销、质量问题频现、研发投入较低等等弊端也不断展现出来;特殊时期下,营收锐减、门店停摆、客流减少等状况也给了杨红春一道又一道的压力;居高不下的负债率、位居行业底端的毛利率、较高的政府补助,能否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还无从得知。大梦一场恍然若失,良品铺子的道路还很远。

与此同时,曼联还在官方微博上表示:“疫情当前,曼联足球俱乐部向武汉及中国致以最真切的问候,向所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英雄们致敬!细心防护守健康,万众一心除疫患!祝愿所有人一切平安,齐心协力,共渡疫关!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重金营销而忽略质量 低利润何以回报资本?

而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不仅仅如此。春节期间,往往是大众采购的高峰期,此次疫情的出现,加以物流的延期,良品铺子原本火热的“春节档”无疑大打折扣。良品铺子相关负责人曾向虎嗅网透露,由于电商在年前一周外加春节7天无法发货,而线下最大的贡献在于打年货期间,因此疫情导致的关店减少了良品铺子触达消费者的频次。

此外,良品铺子如今的负债率也居高不下。据招股书,良品铺子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83.90%、71.05%、64.85%、56.98%。同期,来伊份、好想你(002582,股吧)、三只松鼠(300783,股吧)、盐津铺子(002847,股吧)的负债平均值为46.95%、43.50%、45.74%、38.17%。虽然良品铺子的负债率正逐步下降,但仍然居于行业高位。

由此可见,良品铺子的线上占比正不断增加,但线下依然占据着较大的比例。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良品铺子共有门店2237家,其中湖北门店数量占整体的近40%,华中地区的门店则为良品铺子的营收大头。截至目前,湖北省多家门店仍处于闭店状态。

疫情爆发后,良品铺子曾对外表示,若按湖北省线下收入占整体营收的比例大致估算,此次疫情或将对良品铺子近20%的营收产生冲击。此外,特殊时期下,良品铺子也将会受制于工厂的复工延迟,导致出货量下滑。

良品铺子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良品铺子的研发方面的投入仅为2550万元、2015万元和2081万、959万元。“若不在研发上多下功夫,而只关注市场与定位的话,良品铺子的核心竞争力势必会下降”,分析人士认为。